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墓志铭

    不久前去美国旅行,陪同的一位美国作家的父亲不幸去世。我们终止了旅行,陪同作家去纽约郊外的公墓安葬老人。这是纽约郊外最大的一处公墓,已埋葬了上万逝者。 墓碑都一样,那种简易的一米多高的青石板,它们组成了一片壮观的碑林。我看到作家的父亲的墓志铭...

    鲁先圣 发表于 2021-01-04
  • 像胡葱一样生长

    胡葱,生于乡间田埂,随性大方,泼皮坚韧。海飞的中篇小说《秋风渡》,给我们描述了像胡葱一样的女人招娣。 《秋风渡》讲的是旧上海的尘世,乱象繁生,个人在时代浪沙裹挟下,完成生下来、活下去的使命,像胡葱,野性大,死不了,生猛有力。 作者海飞不够了...

    黑哥 发表于 2020-12-30
  • 一个人的正确打开方式

    每个人都有多种面相,其中最根本的有两种,一种是赖此而活的,一种是因此而活的。 赖此而活的面相与赖此而活的面相交集,便生出良好的工作关系;就像因此而活的面相与因此而活的面相交集,便生出深挚的朋友情谊。而两种不同性质的面相交集,则生出种种摩擦和...

    唐悦之 发表于 2020-12-30
  • 木瓜铺

    九华山下木镇,有个木瓜铺。常听说五里铺、十里铺、三十里铺,给人长亭短亭的感觉。《说文解字》里,铺有好几种释义,这里指旧时的驿站。三十里铺是个村,《三十里铺》还是首脍炙人口的陕北爱情民歌。木瓜铺是个自然村,木瓜铺有木瓜山,《望木瓜山》是李白...

    马光水 发表于 2020-12-29
  • 胭脂不老

    舞蹈家陈爱莲一定就是一个胭脂一样的女子。她66岁,还跳舞,不是大婶大妈们跳的广场舞啊,是舞剧《红楼梦》。在空旷清美的舞台上,她身着桃红短袖上衣,下着飘逸的湖蓝裙子,在舞台上翩翩如蝶,如早春微风里的花开。近古稀之年,一投足,一转身,还是那么轻...

    许冬林 发表于 2020-12-29
  • 山一般的芋

    教完谢冰莹的作品《故乡的烤红薯》,看到孩子们脸上露出对红薯的向往之情,我也不禁忆念起故乡的山芋来。 饥饿的感觉时常伴随着岁月,那是永远抹不去的斑痕。七十年代初期,我刚记事,那时家家都不宽裕,不用说鱼肉,就连大米在乡亲们的餐桌上都极鲜见。饭桌...

    吴建 发表于 2020-12-28
  • 阿卓的包裹

    慌乱、短暂的夏天过去的时候,孩子们又纷纷回到了学校。阿卓返校前在微信里告知我说,给牛同学寄了一个包裹,随机还嗖地发了一张画像过来,说画像背面是给牛的一封信。我一眼就认出,那上面画的是牛同学的脸。哈,维妙维肖地,连她脸上那隐隐约约的缺陷地包...

    潘敏 发表于 2020-12-26
  • 到老店理发

    性别区分的特征之一是女人头发长男人头发短。为了维护汉子形象的尊严,男人们不得不经常理发。 我年轻时走南闯北,进过理发店无数,及至中年安定下来,才相对固定地去一家店子理发。这家理发店位于我以前居住的小区旁,三个卡座两个师傅一间小房,属于那种不...

    周伟兵 发表于 2020-12-26
  • 山路

    我无法忘记进出村庄唯一的山路,如同无法忘记我白发的亲娘一样。二十多年了,它依旧蜿蜒在村后的山腰上,将村民带向山那边的田地。 山路有些险要: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一遇到大雨还有山洪,山路上的泥土就会滑落流失,切断村民的去路,只有等到天晴过后...

    石泽丰 发表于 2020-12-25
  • 一枚铜钱

    我没有收藏的爱好,但是有那么一件东西就是与我有缘了,那是一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直径为2.3cm的乾隆通宝。首先,乾隆皇帝在位六十一年发行的通宝数量很多;其次,这一枚铜钱距离当下的时间很短,也就两百来年的历史;再而,铜钱还被钻了四个孔。所以,应该...

    罗华英 发表于 2020-12-25
  • 冯经益

    峨眉山有两道奇观,一曰金顶佛光,一曰峨眉猴趣。金顶佛光是游客梦寐以求的希冀,而与峨眉山的灵猴交流嬉戏,则是登山游客旅途中一道活脱脱的靓丽风景。 少时读武侠小说,后来看《倚天屠龙记》,峨眉派掌门人,刚烈貌美的灭绝师太,手执倚天剑,削铁如泥的峨...

    峨眉猴趣 发表于 2020-12-25
  • 古人过年喝年酒

    每到新春佳节,酒是宴席上少不了的主角。无酒不成席桌上有酒,越喝越有,酒能助兴,更是感情的润滑剂。 酒,从字面上看,三点水一个酉字。酉,时辰,即下午五点到七点。古时官衙,下午五点关衙门,门口竖一块牌子,上书酉字,称为酉牌,意思是累了一天了,收...

    张帮俊 发表于 2020-12-25
  • 占便宜

    一个人,可能从来都没占过别人的便宜,但是,不太可能没被别人占过便宜。便宜占久了,就会形成依赖,像酒鬼,每天不喝两口就会觉得浑身难受。有人说,我不占点便宜,就与吃亏无异,这实在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说辞。一些热衷于占便宜或占便宜不成被戳穿的人...

    翟杰 发表于 2020-12-24
  • 讲真话需要勇气吗

    从心理学看,人们喜欢悦耳的话,闻之愉悦,反之烦躁。 季羡林先生曾说:我是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他光明磊落,不讲半句假话,但说真话也要看对象、环境与时机因为真话难听,很多人不愿听、不想听、听不进去。 清朝有本《南吴旧话录》,说明代隆庆年间进...

    张勇 发表于 2020-12-24
  • 寿光洰淀湖的芦苇洼

    夏去秋来,芦花绽放,洰淀湖的芦苇就要成熟了,前几天去 洰淀湖湿地公园玩耍,眼望茫茫的芦苇洼,勾起了我的童年记忆。 洰淀湖的芦苇洼规模宏大,茫茫一万多亩的芦苇让人震撼,洼内沟河纵横,水资源丰盛,鱼虾鸟类品类繁多。这里还是远近闻名的抗日根据地。...

    王敬礼 发表于 2020-12-24
  • 一棵树

    市长热线收到一份举报,信息员报告给了副市长林依玲,说是太平小区一个外号叫万金油的人,把小区院里唯一的一棵大柳树给砍了,这不仅激起小区居民的愤怒,还由此引起一场纠纷,并且动起手来,一条狗也参战了,万金油被狗咬伤,派出所已经到小区进行调查了。...

    李宏林 发表于 2020-12-18
  • “世凹”蝶变

    记得陶渊明的一篇文章《桃花源记》,文章描述东晋太元年间,一捕鱼为业的武陵人误入桃花源,看到一座安宁质朴美丽的自然乡村,疑为世外桃源。文中记载: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后...

    张晓强 发表于 2020-12-16
  • 流畅的地铁

    平生首次乘坐地铁,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那个春天,受命一人出差北京。一介布衣书生,初次到了首都北京,尽管诚惶诚恐,还是鼓足勇气要去拜一拜久藏心中的神圣的天安门。经路人热心指点,一头钻进豪华的地铁车厢里,自北京站到天安门,瞬间即至。当时心里暗...

    姚文学 发表于 2020-12-16
  • 眉须皆白

    眉须皆白,不是指年龄、老来的样子,而是说一个人在大雪中,眉毛和发丝都沾上雪絮,是雪花让他成为一个老头儿的样子。 看一个人老来的模样,可以陪他在漫天大雪中走上半天。在大雪天眉须皆白,是描摹并想象他老来熟透的样子。 这个人痴迷于某件东西,而不管...

    王太生 发表于 2020-12-15
  • 布店

    现在很少有人买布做衣服了,即便定做衣服,也是直接去制衣店,量体裁衣,选样定制;至于面料,制衣店会提供样本,厚厚的一大本,小小的一块料子,丰俭由人,看中哪块料子店家会剪下一小块给你备查,然后马上算出价钱。过些日子请你试穿一回,然后象征性改动...

    马未都 发表于 2020-12-14
  • 有些事急不得

    儿子Andy初上幼儿园,带班老师多次告诉我,Andy上课坐不...

    鲁秦儿 发表于 2020-12-14
  • 会思考的芦苇

    很久很久以前,塘河从淮河的北岸分离出来,在千里沃野的苏北大平原上拐了一个弯,便形成了一片膏粱丰腴之地。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古朴的乡民世代耕作,一年四季,春种秋收,河畔的柳荫熏染着田野祥和的气息,里下河水锦年微澜,静静地躺在苏北大平原的臂弯...

    李广荣 发表于 2020-12-14
  • 新兴肠粉

    刚落脚新兴的清晨,恰逢天气转冷,没有艳丽的阳光,加上行人不多,街道显冷寂的灰色调。给我们当向导的忠和杰是土生土长的新兴人,甫一见面,说请我们吃早餐。并没有带到茶楼,车子七拐八弯,到了路边一个门面十分平常的大排档式的早餐店,没留意店名,只见...

    艺灵 发表于 2020-12-12
  • 大家都做过“个别人”

    每次乘飞机,总会发现有那么一些人不那么自觉。广播里一遍一遍吆喝,空姐一遍一遍督促提醒: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打开遮光板,调直靠背,关闭手机。就有个别人不屑一顾,不配合。有一次乘飞机,就发现我身边一位,看样子也就...

    李长在 发表于 2020-12-11
  • 每逢过年时

    年前的一天,下了一天的雪。老伴说,你再唱《白毛女》,不会再流泪了吧? 我说不会了。 但是,思绪还是回到了故乡,回到了童年。 童年是苦涩的。几岁时,父亲就病故了。家里很穷。缺吃少穿。哥哥到城里当学徒了,后来母亲也到城里了,哥哥和母亲每月能给三五...

    温跃渊 发表于 2020-12-11
  • 养金鱼之乐

    人世间有的事情,真是奇妙,如果不是亲身体验,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明白其中的奥妙,于我而言,养金鱼便是如此。以前,我看到别人在家中养一些大大小小的金鱼,通常都会不以为然,甚至会嘲笑人家不务正业,觉得人家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可当我也开始养金...

    毛周林 发表于 2020-12-10
  • 中年的危机与惶恐

    这个周末,与省里的一个同学一起去济宁看望一位患病的同学。济宁的这位同学这些年仕途顺利,先后在市部门担任领导职务。可是,没有料到去年突然患了淋巴肿瘤,不要说春风得意的仕途之路戛然而止,几十万元的医疗费也让家庭生活举步维艰。他的孩子正在读大二...

    鲁先圣 发表于 2020-12-09
  • 荷的别名

    凡可爱者,其名必多,因为为其命名者必多。 荷花又名芙蓉,为区别于拒霜花,称其为水芙蓉,而拒霜花为木芙蓉。但木芙蓉的名字是来自于荷花的别名的,因其花开如莲,而莲为芙蓉,故称之。屈原为他作品的主人公设计的衣服为: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就...

    董改正 发表于 2020-12-07
  • 旅行中的那些事

    喜欢旅行。不光是因为那些美丽的风景和陌生的路人,更是因为一旦开启旅行模式,就会告别按部就班的日常,有种生活在别处的欢愉感。 我想,这一点孩子大概更有感触。有些在日常中被严格禁止的事情,一旦放在旅行的背景里,就会变得理所当然,甚至别有一番滋味...

    赵玉萍 发表于 2020-12-06
  • 在塔桥

    初到江西贵溪塔桥农场,高大浑雄的两个华表式的门柱,最先映入眼帘,仅那一左一右的对联,就是以标明这里是以农为本的地方。霜降结霜寒气来,播麦点豆种油菜。多么工整的对子,偌大的广场两边是密扎扎的桔园。打小,关于桔子的记忆是昂贵、好吃,和北方满山...

    王卫民 发表于 2020-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