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简介:短篇小说优秀作品展示,支持短篇小说、小小说、微型小说投稿。
相关栏目:人生哲学哲理文章搞笑文章生活随笔优美文章日志大全

  • 老板是谁

    副县长一行来到蛐蛐乡督察文明卫生。蛐蛐乡虽然是一个山区穷乡,但街道整洁、路面一尘不染。主管城乡环境同治工作的副县长检查得细致入微,对蛐蛐乡的卫生状况表示很满意。乡长汇报说:我们乡十分重视文明卫生创建工作,聘请了6位环卫工全天打扫卫生,添置了...

    刘先卫 发表于 2020-11-14
  • 特殊礼物

    春节一过,她就开始盘算,今年的情人节,一定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意外和惊喜。有时,自己想着想着,就偷偷地笑了,脸上,涌上一抹红晕。 她和他是高中同学。她在河南,他在辽宁。她靠自己努力,当上了一家私企的中层领导,管着百十来号人,平时业务很忙。他当兵...

    白俊华 发表于 2020-11-09
  • 纪委书记

    中午时分。 詹蒙局长迈着矫健的脚步,一步一步登上楼梯,脚下的脚步声,几乎整座楼都听得见。就到自己的家门口,准备掏钥匙开门时,他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詹蒙拿出手机一看,他越看越害怕。 詹大局长,你好! 三二六工程距开标时间只有一个星期了,有两家...

    石磊 发表于 2020-11-09
  • 哈迪是条狗

    小区里养狗狗的不少,只是多为小型犬,什么沙皮、小鹿、博美、贵宾、巴吉度、雪纳瑞之类的。因此,那条叫哈迪的白色萨摩耶,就显得有些鹤立狗群、傲视群狗、独领风骚了。 不光名字大气磅礴,它那硕大的身躯更是威武雄壮。它雄踞在路中央,大有一犬当关、万犬...

    刘明礼 发表于 2020-11-09
  • 扫地僧

    一说起扫地僧,就会想起《天龙八部》,那个少林寺里的扫地和尚,平时深藏不露,一出手,便把两个武林绝世高手,慕容博、萧远山治服了。因此我们说扫地僧,往往是说那种隐藏在民间的高人。 局里也冒出扫地僧了。这个扫地僧当然不是武林高手,而是个打乒乓球的...

    茨平 发表于 2020-11-08
  • 徐二根不“二”

    徐二根又开始在记者面前装得很牛气:嗨,我就是随便写点东西,也都是靠报刊编辑的好心帮我发发而已,我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他无意识地挺了挺腰板,正色道:我只是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替他们说话。现在的社会物欲横流,多少大作家都开始写一些不三不四的东...

    菅子涵 发表于 2020-10-24
  • 小丑

    舞台上,小丑踏着滑稽的步伐,卖力地表演。彩色的大卷发,圆圆的红鼻子,脸上厚厚的奶油,混搭的奇装异服,他一出场,就黏住了所有人的目光。特别是孩子们,都站起来,冲着他喊:小丑,小丑! 他走近孩子们,让他们摸摸他的红鼻子。有个小女孩摸了他的红鼻子...

    曹春雷 发表于 2020-10-24
  • 飘落的舅舅

    直至下午,溽热还未消退,明仁的心里却踏实多了,微信上周医生的回复清晰而确切:从冠脉透影看,左心室血管狭窄,但正处于70%临界点,可考虑用支架治疗了,一般当地医院可手术。若需要,我可以去Z市诊疗和手术,听您吩咐。周医生是年轻但富有经验的心血管主...

    安谅 发表于 2020-10-17
  • 阿三

    黄阿三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酒鬼,人送绰号红鼻子阿三。阿三小眼睛,黄眉毛,最滑稽的是,天生一个酒糟鼻子,红得像鸡冠,旁人一看,嘿嘿,可不就像个酒鬼嘛。 阿三今年四十有二,正值壮年,却早早地谢了顶,脑门中心地带寸草不生,总之,阿三的模样是丑了点...

    辛隆 发表于 2020-09-26
  • 树上挂着一只包

    遛弯时,王大妈发现公园的柳树上挂着一只漂亮的小坤包。王大妈左右看看,正准备收入囊中,张大妈看见了,忙伸手阻拦说:别动,千万可别动,我刚才就看见了,你没听说?前些天 很快,其他遛弯的人也围了过来,吵吵嚷嚷的,一阵议论。一戴眼镜的老大爷很有经验...

    羊白 发表于 2020-09-26
  • 故事

    故事发生在刚解放不久桂北的一个乡村里。 夕阳坠落群山的时候,一个线人悄然传来的情报在乡政府不胫而走。王麻子的土匪队伍已经在前来偷袭乡政府的路上了!有队员看到,区小队黎副队长铁青着面孔,急急忙忙走进了吴乡长的办公室。后来,黎副队长和吴乡长以及...

    董军 发表于 2020-09-26
  • 假酒

    好友文山从省城出差路过,在我极力挽留下,他终于同意在县城逗留一晚。 我和文山是大学同学,又是舍友,当年我们俩算得上是形影不离。他的家境较好,在我困难的时候,经常接济我钱物,那份恩情我一直都没有机会报答。 晚上,我约了两位朋友一起陪同文山。吃...

    杨海标 发表于 2020-09-26
  • 新年快乐

    时近除夕,气温骤降,空气也似乎要结冰了。此刻,我正端着一杯热茶,眼睛看着茶几上的手机。 手机铃声如跳跃在琴弦上的音符,有节奏的响着,我却丝毫不想接听。 电话是乡下一个亲戚吴斌打来的,这已是近一个小时内,我第五次没有接听他的电话。 说是亲戚,其...

    曾利华 发表于 2020-09-15
  • 刘娭毑抢红包

    大年三十,儿女们带着孩子回来了。刘娭毑从早忙到晚,虽然累得腰酸背痛,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开餐的时候,儿孙们掏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看着一桌美味佳肴,微友们纷纷点赞,送祝福。儿孙们将祝福一条条读出,刘奶奶听得喜笑颜开。 刘娭毑年纪大了,年前小...

    熊燕 发表于 2020-09-15
  • 微信红包

    老妈摔伤住院了,你抽空回来一趟啊! 没容我插嘴,小妹爆豆般数落了我一通。 原来,母亲走在路上突然想起当天是雨水节气,慌忙拿出手机给我俩发红包,不想却摔了个跟头,脚骨折了,慌乱中手机不见了。 母亲十分沮丧,说里面还存了好几百红包,多可惜。 大姐...

    孙邦建 发表于 2020-09-15
  • 老伴

    好不容易给你准备的饭,你又不吃,你到底想要吃什么呀?难道要我去给你挖人参吗? 老李头看着桌子上的饭一点都没有动,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以前我嫌你做饭不好吃,嫌了你一辈子。现在我做饭给你吃,你这是在赌气,嫌我做饭不好吃吗?我才学会做饭三年啊,总...

    罗相鹏 发表于 2020-09-14
  • 贾三家的对联

    这几年春节,贾三门上的对联,成了村里人的看点。 前年大年初一,按照习俗,村里老少爷们都挨家挨户去给长辈们磕头拜年。人们说说笑笑沿着大街小巷,论着今年的收成和农事。各家大门上贴的春联,也是大家议论的主题。其他人家春联都是新春福旺鸿运开,佳节吉...

    赵尔侠 发表于 2020-09-14
  • 年夜饭

    吃饭啦!吃饭了! 随着老人声声吆喝,围坐在桌旁的大小人等,恋恋不舍地或丢下手机,或收回黏在电视屏幕上的视线,纷纷起身拿起了碗筷。 过年了,老人的子孙们,携家带口,回来吃饭。老人住在城郊,儿女们结婚成家后,都在城区买了房,开车也不过几分钟路程...

    刘朝霞 发表于 2020-09-14
  • 摩托也回家

    家在梦的那一头,深情地呼唤着。 小孩个子应该长高了一些吧,平时只是在电话里听到她那充满期待的声音。离别了近一年,想起她幼小单薄的身子,心里就隐隐作痛。 母亲白发肯定是增添了不少。她一辈子风里来雨里去,辛辛苦苦养大我们几个儿女。长大了的我们都...

    韦秀琴 发表于 2020-09-14
  • 主任有秘密

    早在社区周主任上任时,他就被落选的吴伟周到、热情的双眼关照上了。时间能证明一切,只一年,吴伟就十分肯定,周主任有秘密,且就藏在街道的深处。 周主任下班,本来该从单位出门向右拐进吴家巷回家,但他常隔三叉五往左走,进洪阳街。吴伟是本地人,晓得那...

    蒋正甫 发表于 2020-09-14
  • 一起守岁

    除夕,门哐咚一声开了,裹挟着一股寒风,走进来一男一女。 宝生、弟妹,过年好。男人搓着双手,呵着热气。女人讪讪地笑着。男人是开修理店的彭勇,女人是他老婆。 我心里咯噔一下,立马猜到了他们的目的。春天里,我开摩的载客掉沟渠,人无大碍,客人却摔得...

    刘向阳 发表于 2020-09-14
  • 钢 琴

    他看见一个小姑娘 八九岁,穿着校服,似乎是附近哪个学校的学生,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屋。他皱起眉来,哪个员工又带孩子来上班了,便走过去,想看看是谁的孩子。 孩子进的那间屋,是清洁工用来堆放杂物的。门半开着,小姑娘背朝他坐着,从膝上的书包掏出了什...

    曹春雷 发表于 2020-08-30
  • 蔷薇花开

    她本无路可走。 是满院墙的蔷薇吸引了她踉跄的脚步。灰色的墙砖上爬满了曲曲折折的藤蔓,簇拥着红色的、黄色的、白色的蔷薇,香气馥郁。 轻轻推开虚掩的门。她看到一个小孩子正在学步。年轻的母亲正在不远处,目光热切地望着孩子。孩子伸出小手,目光急切地...

    宫佳 发表于 2020-08-30
  • 开渡船的老人

    如果赶不上清溟桥头的渡船,我们就不得不步行十几里山路去镇上上学。这显然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总是早早备好书包、大米和一个星期的腌菜,坐在大同水库岸边等渡船到来。 开渡船的驾船佬总是最后一个来。仿佛知道我们无论等多久都会继续等下去似的,驾船...

    何君华 发表于 2020-08-30
  • 拐杖

    黎婆婆走路的样子有点像鸡啄米。说像鸡啄米,当然不是说她的嘴巴会像鸡的嘴巴一样在地上啄呀啄。如果是这样,那就不是笑死人了,而是担心死人了。我是说她的背驼得很厉害了。 我蹦蹦跳跳走过去,好想跟她说,黎婆婆,你真应该置一把拐杖。但我没说,只站在那...

    茨平 发表于 2020-08-28
  • 风雪夜归人

    清晨推开门,王老伯啊了一声,正铺床的老伴扭过头,问:怎么啦?一惊一乍的。 王老伯摸了摸脑袋:天气预报蛮准呢,说下雪,还真下雪了。老伴心中一喜,忙跑出来看,可不,一夜的工夫,满世界都是雪,整个村庄一片白。此时雪还在空中漫天飞舞。看情形,一时半...

    熊燕 发表于 2020-08-19
  • 黑匣子

    秀娘的男人姓贾,在镇上卖烧饼,人称贾烧饼。贾烧饼临终前,当着两个儿子的面,交给秀娘一个黑匣子,说,犯难时,可以打开。黑匣子上了锁,秀娘拿着钥匙,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大儿子贾笑猜里面是存折。贾家烧饼有祖传秘方,外香内酥,生意红火。小儿子贾...

    陈海红 发表于 2020-08-19
  • 离婚

    女人跟男人过不下去了,要离婚,男人不离,女人一纸诉状告到了法院。这已经是女人第二次告男人离婚了,上一次是在半年前。这次,法院调解,还是想让两个人再继续过下去,女人死活不干,她说,她跟了他近20年,除了受苦,一点幸福感都没有过,这婚非离不可。...

    李杰 发表于 2020-08-19
  • 小蜜蜂

    贺小颖第三次失恋时遇上了祝大智。 祝大智爱上了贺小颖,他宣称:祝对贺,大对小,智对颖,那是上帝的绝妙好联。只需在洞房上添个横批:佳偶天成了。 这个人称校园诗人的祝大智很疯狂,每天都给贺小颖的寝室挂电话,天天给她读情诗。贺小颖的室友都背地叫他...

    白马井 发表于 2020-08-19
  • 我等你

    说好的,晚上一起吃饭。 方为一直没到。王茜打电话,说,亲爱的,到哪了?方为说,宝贝,我临时有点事,可能还要一会儿。王茜说,不着急,我等你。 那一天,方为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王茜很有耐心地等待。方为满脸歉意地进来,王茜站起,微笑相迎,说,饿了吗...

    张艳霞 发表于 2020-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