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情感美文

简介:情感美文为海燕阅读网重点打造栏目,这里的美文,值得每一个人收藏与分享。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句子大全感悟文章等。

  • 风吹花露凉

    花露,花上的露水。牡丹、芍药花叶上凝结。 张岱《夜航船》里说:杨太真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热。凌晨,至后苑,傍花口吸花露以润肺。可以想象,贵妃当年以胖为美,在宫中饮酒纵歌,一场游戏,一场宿醉,醉入花丛,以手攀枝,微张樱桃小口,花枝一阵乱颤,以花...

    王太生 发表于 2020-12-30
  • 石磨的记忆

    中秋节回家,看到村里的空地上,有一盘废弃的石磨,便引起了我对石磨的记忆。 石磨这件古老的器具伴随人类走过了几千年,算得上从石器时代沿用时间最长的家用物品之一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后,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它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但...

    王敬礼 发表于 2020-12-29
  • 心醉在梦里,身醉在雪里

    你那含羞腼腆的样子,总是那么轻声细语,清晨,我打开窗帘,蓦然,窗外雪花如絮。田野弥漫着薄雾,入冬以来的干燥和萧瑟,刹那间仿佛来到了神话般的世界。 满目的玉宇琼阁,晶莹剔透银白色的世界,使我霎时间把满脑子的混沌,换成了一派全新的情绪。 我兴趣...

    赵凤宝 发表于 2020-12-27
  • 她是诗

    家中酒柜里,安静地躺着一只红锦缎包裹的匣子,匣子里是两只小银碗,铃铛一样的外型,莲花似的底座,边缘有细密纹理,是让人爱怜的精巧模样。有时兴起,打一盏灯,对着灯转动银碗,银光打在墙上,一圈圈波纹似的散开去,煞是好看。这是老师寄给我的新婚礼物...

    高艳 发表于 2020-12-26
  • 一场雪温暖了我的乡愁

    这些年,尽管在南方很难看得到一场像样的雪,然而,心里对雪的喜欢却一直有增无减。每年只要到了添加毛衣毛裤的冬天,我就在想快要下雪了,就期许某天早上一觉醒来,打开门或推开窗,一场久违的、旷世的雪会静静地呈现在眼前。然,这样普通的愿望总是难以实...

    剑君 发表于 2020-12-25
  • 老屋

    老屋很老,不知建于何年,墙壁上那布满的青苔和蛛网,似乎在编织着岁月的年轮。老屋坐北朝南,有三间正屋,一间杂屋,约60平方米,上下两层,这在当时,已经相当气派了。门顶之下,砌的是大块青砖,主要是抵御洪水的侵蚀,白衣港临近湘江,经常受洪水袭击;...

    成新平 发表于 2020-12-25
  • 母亲的饺子

    孤身在外,又遇冬至。 多年来的冬至,我都会谢绝朋友的邀请,一个人猫在厨房里,鼓捣出一大碗饺子,然后在淡淡的月光里,就着一小瓶二锅头,度过寒冷的思乡之夜。 大半生里,我爱下厨房,喜欢鼓捣不同特色的美食,但千变万化,饺子却是我的最爱。无论走到天...

    麦浪 发表于 2020-12-21
  • 想起儿时闰月年

    光阴似水,日月如梭,转眼到了新年的早春二月。撕去旧章,揭开新页,赫然发现今岁又是闰月年。这意味着这个农历之年又比往年多一月,生命之旅长一程,缸中大米蚀一斗。 细看日历,却是闰二月。这使我想起远去的乡村岁月,想起乡间古老的民谣:玩正月,混二月...

    夏丹 发表于 2020-12-14
  • 人间值得,你更值得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朔风初起,寒冬骤临。转眼岁末,黄花独带露,红叶已随风,是时候停下来歇口气。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好吃饭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人们整日为生活奔波,常常借口工作忙,匆匆扒拉几口盒饭敷衍自...

    林希言 发表于 2020-12-12
  • 腌酸菜

    过去,北方农村生活贫困,冬季缺乏蔬菜,人们每年秋天都要腌好多酸菜,供冬季食用。收完大秋以后就要准备腌酸菜了。 酸菜的种类,以当地种植的菜类为主。我家主要腌三种酸菜:芥菜、胡萝卜和白萝卜。芥菜为主,腌一大缸,萝卜、胡萝卜为辅,各腌一小缸。白色...

    薛铁所 发表于 2020-12-10
  • 记忆中的冬天

    每逢冬天下雪,雪花就会送来童年冬天的记忆。 那时的雪比现在下得大,经常早上起来挡风的草门子都推不开。记得有一年雪下得特别大,院子里盛不开,家家户户把雪拉到街上,雪堆得很高,从这边看不到那边,太阳出来房檐上的雪边化边冻,垂在房檐上的龙坠有一尺...

    王敬礼 发表于 2020-12-09
  • 远逝的童年游戏

    儿时的乡村是热闹的,太阳落山前最为热闹。孩子们在街道上玩耍,喧闹,尖叫,男孩子滚铁环,弹玻璃球,官兵捉强盗,抢占山头女孩们捉迷藏,跳房子,跳皮筋前街后街,村东村西,每天晚上都是沸腾的。 春秋时节是户外游戏的大好时光。放学了,伙伴们凑在一起弹...

    邢占双 发表于 2020-12-06
  • 渚河拾趣

    陕南山岭俊秀,雨水丰沛。在紫阳和镇巴两县的交界处,一条渚河蜿蜒流淌。河水自星子山而下,经回龙湾,过铁索堰,至尚家坝段豁然开朗。沿岸青山翠竹,梯田盘旋,形成大大小小的自然村落,村名皆为幸福民利正安等,寓意民生安乐。 连接两岸村庄的,是一只木船...

    张强 发表于 2020-12-05
  • 南河道上的晨雾

    晨不是很亮,像罩在牛皮灯笼里。伸手摸摸窗下几盆葱郁的花叶,看不清它们是睡着,还是吵醒了,摸上去有些不大热情。 下楼,慢吞吞走出花院,一打门禁卡,天似乎亮了许多。门外,街道黑直地宽阔着,路灯值了一夜班,微碎的光有些不稳,像是打盹。 走着走着,...

    张佳羽 发表于 2020-12-02
  • 摘尽枇杷一树金

    与璀璨缤纷的春天相比,神奇的大自然将酷夏装扮得生机葳蕤,彰显得绿意盎然,其绵延不绝的壮景,仿佛一幅大写意的泼墨山水,给予视觉以强烈的冲击力;然而我为之欢欣的,却是几点并不显眼的金黄,以及对金黄垂涎欲滴的两只鸟雀。这是画魂,这是诗眼,这是夏...

    钱续坤 发表于 2020-11-24
  • 温暖的乡愁

    王家村坐落在齐石公路边,仅十几户人家,上游一里地是新开桥,下游两百米是公社所在地,背靠着小松山,面对八女峰。白洋河在这里打了个回弯,转身流去。因有粮店、卫生院、道班的缘故,也不显得冷清。少年的我随母亲住在粮店,小学、初中整整八年在这里度过...

    郑拥军 发表于 2020-11-24
  • 桃花难画

    南国春色渐浓。绽放在庭院中桃花的花辨从敞开的窗户飘进场内我感受到了。用闭上的眼睛感受跃动的光芒,用肌肤感受流动的风,察觉到了潜入道场的小异物几片花瓣的动静。 桃花难画,难画初见。 初识你,未至花期。听见要去观赏桃花消息的那个夜晚,儿时未曾谋...

    日之出 发表于 2020-11-21
  • 素年锦时

    明天,我们将在另一个纬度相遇。 谨以此文,致我的朋友茨仁娜姆,兼怀生命深处的岁月。 题记 和朋友谈起过去的时光,露天电影、琼瑶小说、蝙蝠衫等等。说到初恋,她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小心翼翼地翻开,两指颤巍巍夹起一枝干花,微笑着说道,我最喜欢这种花...

    罗凌 发表于 2020-11-20
  • 享受阳光

    两年前在家乡老屋的一角种上一棵葡萄。每年十二月至次年二月是它的休眠期,但去年四月,还是长不起来,连藤头的小草也蔫蔫的、黄黄的。而田野的植物都在疯长着,为何墙边葡萄、小草的叶子却总是耷拉着脑袋?这就有点儿怪了。我开始疑惑起来:是不是缺肥、缺...

    郑亚演 发表于 2020-11-13
  • 时光深处的谜

    一座烈士墓,犹如从北中原夜空划过的一簇星火,散落在一个乡村寺院前,也散落于时光的深处。 墓里,躺着一个十九岁的年青军人,就在新中国的黎明到来的前夜,他的生命之花猝然凋谢了。 据说,烈士牺牲那天,夜幕低垂,星光暗淡。嚓嚓嚓因军情紧急,大部队疾...

    丁济民 发表于 2020-11-11
  • 玉兰树上“白鸽”飞

    走过日日走过的路,猛一抬头,就看到玉兰开了。 校园里靠西边的大道上,两边栽了玉兰。高高大大的玉兰树,遮蔽了半条林荫道。两边的树,在半空里,撑起了一座拱桥,远远望去,如一条绿色的长龙,微风过处,好像有无数绿色的小手,向你招手示意。 忽一日,我...

    游黄河 发表于 2020-11-09
  • 父亲的酒瘾

    父爱如酒,在岁月深处飘着陈香。 父亲爱酒,但不滥酒,酒量不大,中午、晚上各饮一两酒。 父亲年轻时躬耕田园,劳累一天,也往往在微醉状态下,提起毛笔抄写经书。几十本如雕版印刷的手抄本经书,凝结着父亲的半耕半读人生,传承着黄氏耕读为本,忠孝传家的...

    黄玉才 发表于 2020-11-09
  • 海桐, 偶然从你的世界路过

    五月,暮春,空气里除了蔷薇的甜香,樟树的熏香,洇染着蜜汁的槐香,更有种若即若离若有若无的小众味道,会偶尔撞进鼻腔。循着香味,会发现原来道路两边的海桐花儿都开了。说起海桐,是一个美丽而陌生的名字,其实海桐在生活里随处可见,我们居住的小区,道...

    李军 发表于 2020-11-05
  • 年饺子

    好吃不过年饺子,在乡间,白白香香的饺子是家家年夜饭上必不可少的一道佳肴。有了饺子,这年过得才有年味儿。 小时候,每到大年三十,天刚黑,妈妈就在光线不足的厨房里忙碌着,显得格外伶俐。天冷着,袖子却挽得高高,露出圆润的手臂,一个动作连续着下一个...

    李兴濂 发表于 2020-11-05
  • 倾听大山的呼吸

    突然从热闹的日常生活掉进深深的宁静之中,有相当长一阵子不能适应。驱车漫行于石台的山岭间,由动而静的感觉并不强烈,眼前只是难得一见的绿意,而真正感觉到身心的陷落,是在夜还未深,耳边就已经被铁壁似的宁静所包围的山村夜晚。 我习惯于把吃过晚饭之后...

    冯德利 发表于 2020-11-04
  • 家有二宝过春节

    春节来了,画家老树有句打油诗很流行:忙忙碌碌不得闲,尽管没挣几个钱。万水千山挡不住,抱鱼回家过个年。 而今年,我们是不回家过年了,因为这是二宝的第一个春节,他还那么小,到哪都不方便。因为单独二孩政策,在国家全面放开二孩的前一天,我家二孩出生...

    木木 发表于 2020-11-03
  • 那些年元旦的事儿

    岁末年尾,总是有很多的感怀,心情总是久久不能平复。忙忙碌碌的一年,也是小有成就的一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着艳阳升起,守着月色朦胧,2016年的元旦到了。 少年时代,是盼望过元旦的,因为青涩的心情总是向往自由的天地。在元旦假期里,和小伙伴儿们...

    吴金松 发表于 2020-11-02
  • 锤子剪刀布

    半年前的一天,张青华拎着一只从报废公交车上拆下来的破窗安全锤来到父母家。 父母都70多岁了,住的是没电梯的老式楼房,五楼就是顶层。有一次张青华来时看见晚饭后出门遛弯回来的父母刚进楼门,暮色苍茫,老父亲抬起头,喊了两声:噢噢声音虚弱混浊、中气不...

    杨明 发表于 2020-10-31
  • 藤蔓

    我们村子后面的土坡上,长着许多藤蔓,它们四季常青,用绿色点缀着土坡,用生命守护着家园,成为乡村一道亮丽的风景。 藤蔓太普通了,普通得不入一般人的眼帘。它没有魁梧的身躯,成不了梁桁之材。因此,就没有人去精心地栽培它。藤蔓就自生自灭,从不要人去...

    庞祥艺 发表于 2020-10-29
  • 窗前的花儿静悄悄地开

    在苏兹达里镇,有一座仿制的中世纪时期的农庄,高高的木质风车下,硕大的原木构筑起一座座坚实、斑驳的木屋,屋内狭窄幽暗,各类农具、陈设如同一幅静物油画中的暗处,朦胧而厚重,唯有从一扇小窗中射进的些许阳光,在冷冷的画布上掠过一缕暖色,而窗前那枝...

    鲍铁英 发表于 2020-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