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浪漫的母亲

    我一直觉得,母亲从骨子里是个很浪漫很浪漫的人。 记得小时候,切面条时,母亲总会把我喊到案板前,问,凌娃,想吃啥样子的面条?我呢,歪着脖子仰着脸蛋,边瞎想边瞎说,母亲就按我说的样子来切:三角形,菱形,正方形,长方形我说啥她就切成啥样的。父亲总...

    张亚凌 发表于 2020-12-29
  • 回乡看外婆

    去年重阳节,我回了一趟乡下,看看外婆。 外婆静静的坐在躺椅上,很和蔼,但更苍老。那张黝黑而清瘦的脸上,皱纹沟壑起伏,生活的沧桑和坎坷将外婆凝固成一尊雕塑,长久地静默着 我轻轻地走过去,在旁边叫了一声外婆。 外婆转过头,看见了我。但没有一点激动...

    张辉祥 发表于 2020-12-28
  • 陪母亲去登山

    中午回到家中,见茶几上有顶橘红色的太阳帽。母亲乐滋滋地告诉我说,重阳节即将来临,社区里搞登山活动,我已经和平时一起锻炼的街坊邻居报名参加明天的登山活动。 重阳登高当然好呀,秋高气爽进行户外活动当然有益于老人的身体健康,但考虑到老妈前几年下楼...

    江初昕 发表于 2020-12-28
  • 忆奶奶

    逝去的时光像是打着旋儿的梧桐叶一样,在地上叠了厚厚的一层,想去理清却没有任何思绪,久远得让我似乎忘了回家的路。我就坐在这片广袤的天空之下,想象奶奶的坟头被秋风拂乱的枯草如同你在世时被秋风拂乱的头发,一样的凌乱和沧桑,而我就不可以伸手为您捋...

    田晓倩 发表于 2020-12-28
  • 外婆蓝

    在我的记忆中,外婆的头上,无论春夏秋冬总是罩着一方家织布、染成靛蓝色、边上扎染了几朵牵牛花的手帕。走起路来,手帕扑闪扑闪,牵牛花忽闪忽闪。 外婆的家境,比我们家要殷实一些,这就是我经常到她家去的原因。无论我是坐大人的自行车去,还是走八里路一...

    万象 发表于 2020-12-25
  • 感恩之爱

    我有一个朋友,他很爱妻子,妻子也很爱他,但家里却总是小吵不断。 其实,他们间的争吵,无非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诸如,周末散步,两人意见不一,他选择去甲地,妻子却愿意去乙地,两人据理力争,甚至将为什么选择甲地而不是乙地,或者是乙地而不是甲...

    曾利华 发表于 2020-12-25
  • 致大山

    亲爱的爸爸: 这是我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向您传达我的心意,原谅我选择用这样特别的礼物为您庆祝48岁生日。想想这么多年来,我好像从来不曾写过信给您,一直觉得同住一个屋檐下还要用信来交流未免太过矫情。所以这个冬天,远在两千公里外不能归家的我,终于提...

    似是故人来 发表于 2020-12-23
  • 父亲在我家

    父亲不愿意住我家。 女儿?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呆在女儿家本来就没底气,倘若女婿心情不好,再摆个眉高眼低,一向心高气傲的父亲怎受得了? 以前,父亲只是送东西给女儿才进女儿的门:第一茬香椿,第一茬韭菜,自家地里的蔬菜东西送到,立马回乡下。可自...

    张亚凌 发表于 2020-12-22
  • 关于爷爷的一些记忆

    你到底有多忙,这点时间都抽不出来?客厅传来奶奶的质问声和爸爸的嘟囔声。一定又是与老家或者亲戚有关的事,能牵动78岁奶奶情绪的不外乎此。利用出去喝水的时间,我打探了一下,果然如我所料。爷爷的外甥的儿子结婚,奶奶想去参加婚礼,可是爸爸忙没法送奶...

    杨雅淇 发表于 2020-12-15
  • 妈妈的微笑

    妈妈静静地望着我,甜甜地笑着,自然,幸福又美好。她那黑葡萄似的眼睛仿佛在告诉我:孩子,加油,妈妈相信你一定能行! 妈妈的笑像对我施了魔法,让我浑身充满力量。 那天,我跳绳不及格,老师严厉地批评了我,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对我指指点点,那一刻...

    姜玥 发表于 2020-12-15
  • 奶奶

    奶奶,确切地说,是我爱人的奶奶。在我进入这个大家庭后,便也成了我的奶奶,孩子的老奶。 还记得刚认识爱人不久的那个中秋,给她发短信想邀她出来过节。她回复说一家人都回了奶奶家,并告诉我每年都是这样。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奶奶。后来,我才知道我将要融入...

    刘春宇 发表于 2020-12-10
  • 母亲的爱好

    和女友谈了两年恋爱后,我们终于在春节举办了婚礼,一起脱光,走进了婚姻的神圣殿堂。新婚后的第一个周末,母亲过来看望我们。婆婆第一次上门,妻子万分紧张,一大早就把我从被窝中拽起来,收拾房间,打扫卫生。末了,她认真问我:老公,这是咱俩结婚后妈第...

    王世虎 发表于 2020-12-07
  • 外婆的孤独

    人在一生当中,会遇到很多的读不懂,但当我们真正读懂的时候,岁月已携同那些人和事离我们远去,我们再无力去弥补那些读不懂留下的遗憾和亏欠。 外婆24岁守寡,孤独地活到82岁。 关于外婆,从我记事起,感觉她就是怪怪的,她的忧伤、她的不领情、她的怪异话...

    李忠会 发表于 2020-12-06
  • 哑表妹

    那天,哑表妹在赶场,看到我后,她欣喜地拍着旁边的儿女,然后指指我,比划着仿佛在介绍:看,我的儿女都长大了,都不错吧。她灿烂若花的脸上,凝聚着苦尽甘来的喜悦。 也是,如今表妹两个细娃先后上了大学,自己也住上了新楼房。这于健康人来说,或许正常不...

    熊定质 发表于 2020-12-06
  • 父亲的新房

    四月份,年逾七旬的老父亲从一家小区保洁员的岗位退下来。说是退下来,其实是被物业公司辞退了。原因是父亲年事已高,物业担心在打扫楼道卫生、清运垃圾过程中会出个啥闪失,给他们摆下麻达。这时,我们才发现父亲真的老了。 一天,父亲把我们兄弟二人召集在...

    胡自兴 发表于 2020-12-05
  • 忆我的叔父宁基

    6月中旬,随市民营经济考察团飞抵首站福州。一踏上福州的大地,我就被亲情牵引着,迫不及待地来到文林山革命陵园,祭拜30年前长眠于此的叔父。当一眼看见叔父骨灰存放处那帧遗像的一刻,我不能自已,长跪嚎啕大哭 叔父是父亲唯一的弟弟。叔父生于1930年,步...

    宁永泉 发表于 2020-12-03
  • 我的大哥大嫂

    我同大哥是同父异母兄弟,却没有疏离的感觉,或许是作为兄长的天性,一直视我为小孩吧。 他年幼时患过天花,那命不知是怎样熬过来的。因而取名长龄。其实按字辈,他叫厚诚。还真如其人:目耳口鼻,配上略呈国字形的脸型,加上宽肩厚背,显得气正稳沉。他爱京...

    吴厚炎 发表于 2020-12-02
  • 父母是家

    在我年少之时,总觉得父母这也没有赋与我,那也没有赋与我,跟别人比起来,总觉得父母差我们的,总是心里不平衡的时候找他们吵闹,现在我也为人母了,明白了人间的坚辛困苦,生活的不易,深深的愧恨自己的年少无知。 女儿是父母的的小棉袄,说明了女儿心细,...

    雨仁为善 发表于 2020-11-30
  • 母亲桥

    那年冬天的一个早上,母亲为了让我能赶到镇上读书,特意在天还没大亮之前,叫我起床吃饭,饭后递给我一包用芭蕉叶包好的中午饭说:带上,留到半路吃。我接过午饭,放在背包里,走出家门。母亲像以往一样送我到河边。 河水特冷,母亲叫我坐竹筏过河。当竹筏划...

    黄典飞 发表于 2020-11-29
  • 老爸走钓钓大鱼

    爱钓鱼的老爸最近琢磨出一种百钓百中的钓鱼方法走钓。 老爸家的门口有条不宽不窄的河,在这条河里,每年夏天上上下下都出鱼,偏偏流经老爸家门口的这段空有水过,不见鱼。经老爸观察,家门口这段河,跟别的地方不一样,一是落差大,水不但急,还带出一个个大...

    孙言 发表于 2020-11-27
  • 请母亲放心

    母亲思想已经停止20年了。20年,弹指一挥间,我们不曾停下脚步,一直在奔跑,在党的领导下,编织着美丽的小康画卷。20年了,甘孜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勤劳善良的百万甘孜儿女生活富足而美好。母亲,今天就让我来跟您唠叨唠叨甘孜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变...

    龚薪友 发表于 2020-11-20
  • 我的父亲

    清晨的秦岭山上,庙宇间传来钟声,禅师们在虔诚学佛。山下的印馆内,传出刀刻石头的磕碰声,那是父亲在以他的方式学佛,在修炼自己。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父亲以苦行僧的方式在修行。 在我看来,父亲就是一个苦行僧,他在印学之路上不断地前行,他就是篆刻世...

    郑松烨 发表于 2020-11-19
  • 妈妈的心愿

    旧社会兵荒马乱,小孩的成活率很低。儿时,妈妈说,我上面有两个哥哥,大的6岁,小的3岁多,因家庭贫寒无钱医病而夭折。 腊月的天,天很冷,院子里水缸中的水有层冰。在我刚生下时,妈妈砸开冰,把赤着身子的我,抱进水缸里,猛然在水中一蘸,说这样抗冻,少...

    景岚 发表于 2020-11-18
  • 月光下的母亲

    20世纪90年代初的故乡山村,遭遇停电是件平常的事。冬天还好,农事不多,大家都比较闲散,若遇上停电,白天时候大不了窝在火桶中打瞌睡,夜里大不了早早上床歇息,可要是在忙碌的夏天遇上停电,那事情可就麻烦多了。 那时我还是个少年,有一次适逢双抢,母亲...

    周萌 发表于 2020-11-17
  • 母亲的早餐

    冬日的早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种考验,能在床上多睡一会儿成了我周末的奢望。六点,手机铃声响起,我惺忪着睡眼唤儿子起床,周末的补习是孩子自己答应去的。 我一边招呼他带好自己的学习用品,一边交代他自己在外面吃早餐,孩子嗯嗯地应和。不一会儿,就...

    罗文 发表于 2020-11-14
  • 在大地上“绣花”

    父亲离开我们快十年了,他在大地上绣花的往事,仍然历历在目。 当然,论起做女红,父亲还真不如母亲。我要说的父亲绣花,是指父亲像母亲绣花那样对待土地,对待生活,始终保持着认真、细致、执着的态度和精神。 我父亲是地地道道的犁把式。庄稼地里十八般武...

    曹凤礼 发表于 2020-11-11
  • 父亲的军人情怀

    孩提时代,家里的老式相框里装裱的都是父亲在部队上的照片,有他穿军装的单人照,有他和战友的合影我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在密密麻麻的照片里寻找父亲的身影。 不只我们家的相框里都是父亲的照片,连奶奶家和姥姥家的相框里都装满了父亲的照片。姥姥家有一张照...

    徐俊霞 发表于 2020-11-09
  • 平凡的伯父

    我的伯父,是一个十分平凡的人。 他的平凡,已经到除了亲人或者家人,没有人能够再记得他,记得起在这个平凡的世界上,还曾经生活着这样的一个凡人。他的平凡很无私、却有理想,他的平凡很坚韧、也很挺拔。 在我的骨子里,伯父是一个很伟大的人。虽然他很平...

    罗跃 发表于 2020-11-09
  • 陪婆婆游濯水

    还是在十多年前,婆婆那时七十多岁,曾与退休职工一道,在单位的组织下,去过一次濯水。随着年岁的增长,那一批退休职工,有的已相继离世,有的也如婆婆一样,年岁过高,行走不便,只能蜗居家中,几乎足不出户。 我到濯水工作后,常给她老人家讲起近几年来濯...

    庞秋波 发表于 2020-11-09
  • 奶奶的厨房

    在我的记忆里,总是看见那间热气腾腾的厨房。它是一座土屋,用土胚垒起来的土墙,屋梁的木头柱子露在外面,经年累月的烟火,热气已经把它熏成了黑色。厨房的土墙是每年都要粉刷一次的,粉刷的时间,通常是在年前。粉刷用的也不是现代化的涂料和油漆,而是来...

    梁亚军 发表于 2020-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