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归乡吟

    久居车水马龙的城市,好想在某一日,启程回家乡,去寻找画般的那幅田园,诗般的那缕飘逸。 在一个初冬的季节,我真的启程了。走出都市,远离那片滚滚红尘,踏沉天西边的晓月,在拂晓时分,我悄悄回到海与天的交接处。那片白茫茫的水中央,坐落着我的家乡。...

    孙小山 发表于 2020-12-12
  • 柿子红透时

    现在正是柿子上市时,每年这时,我就会想起老家的柿子树。 几场秋风后,柿树们终于迎来了一年当中最耀眼的时刻。柿子满树满树地成熟了,像晶莹的大玛瑙缀满枝头。我家的柿子树种类很多,最先红的叫火晶子,形状椭而长,皮薄,最适合用来酿酒。其次是莲花柿,...

    王春芝 发表于 2020-12-10
  • 家乡的梨枣园

    小时候,我们家在村西有一片梨枣园,那里,曾是我童年时代的乐园。 梨枣园主要由梨树和枣树组成,有大枣树,菱枣树,小枣树,还有一颗酸枣树。梨树则是叫不上名字的甜梨树和酸梨树。 梨枣园的树是主要是东西走向种植。南边和北边是两行白杨树,中间几行是梨...

    高永军 发表于 2020-11-30
  • 又是细雨敲窗棂,寒冬渐行渐近

    又是寒风吹雨,呼呼叫个不停,又是细雨敲打窗棂,淅淅沥沥,一转眼,不知不觉中就这样迎来了冬季。季节的轮转,又将人生向前推进了一岁,草木也走入一秋的感叹时。冬雨在细细地下着,如烟如雾,飘落在脸上,让人隐隐感到有一丝丝的冷意,但是却没留下什么痕...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1-27
  • 一棵梧桐树

    早前,在我家老屋的院前栽有一棵梧桐树,枝繁叶茂,树身高过房檐。每到四月桐花盛开的时节,满树桐花便挂满枝头,远远望去,犹如燃烧的紫色云霞,仿佛要把整个院子点燃。有风吹过时,满树的桐花缤纷零落,铺天盖地般降满整个场院。 那时候,我和几个伙伴成天...

    费城 发表于 2020-11-17
  • 道山桥的山路

    适逢久雨天晴,原本心情蛮是爽朗,然而在这样日子里又多些许凝重。开着车,载着我对慈母的无限思念,行走在由崎岖山路现今变成水泥马路的村道上,回到了我的故乡道山桥。 农历十月十九是母亲诗香的阴生,走进生我养我的老屋看到祭台上母亲的遗像,把正在思念...

    王友良 发表于 2020-11-14
  • 铁凝

    去探望一位生病的友人,聊起很多从前的事情,计划很多未来的事情,她忽然发问:对于你来说,幸福的时刻是什么? 想了半天,竟然没有一个很适合的答案。 那阵子,经常携带这个难题去和人打交道,不管是新朋还是故友,聊到酣畅总是抛出这个问题冷场,当然,收...

    幸福就在此刻 发表于 2020-11-10
  • 包浆的小板凳

    母亲家里有一个宝贝,是一只矮脚的小板凳,精巧,看得出来,做的时候着实花了不少心思。因为年代久远,那只矮脚的小板凳已经变得油光铮亮,原木的花纹已经被打磨出光泽,有了质感,这让我想起一个专业用语 包浆。 那只矮脚小板凳虽然有了包浆,但却并不是古...

    积雪草 发表于 2020-11-09
  • 故乡的小院

    三年前,搬到城里去住了。于是,告别了老家的小院。于是,从此常常地想它想它的满院生机,想它的素雅安静。 经过一个严冬的等待,迎春花先报告了春天到来的消息。迎春花有两棵,一棵栽在大门外,形容尚小,细长的绿色枝条被妻子像给女儿盘发一样给盘绕在顶上...

    满娜 发表于 2020-11-06
  • 那撩人的年味儿

    年节是味道,是情结,是传统,是文化,它穿越千年,行走于乡村街头巷尾中和都市高楼大厦间。只要滚烫的血脉里氤氲着华夏民族的情感,你就永远也抵挡不住那撩人的年味儿。 童年时节,每至除夕,全家人总爱围桌而坐,边吃边聊边守岁。爆竹声渐渐稀少,我的眼光...

    孙守名 发表于 2020-11-03
  • 皮箱记

    在岁月中跌跌撞撞穿行,与我们一路相伴的除了亲友,还有一些随身携带的老物件,几十年过去,磨损破旧,老态斑驳,却很幸运没有丢失,仍然粘附在我们身上,或者被我们撂之暗角,旁观我们的奋发与失意,成为我们沉默而冷漠的小伙伴。我的黑皮箱就是这样的一位...

    曹含清. 发表于 2020-10-27
  • 小院听雀

    如今,来我家最多的小鸟就是麻雀了。有时三两只,有时一院子,叽叽喳喳,蹦来跳去,唱个不停。小麻雀来我家的主要原因就是我家院子里的石榴树上有吃的,有时是馒头,有时是面包,有时是水果,有时是香肠那都是我故意弄上去的,专门为这群小麻雀准备的。 我给...

    刘绍义 发表于 2020-10-24
  • 且听春归

    春之央,指微凉,素手弄笺,铺陈春天的章节,撰写成一纸芳华。光阴在时光隧道划过,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痕,世间繁华,笑看人生过往,将曾经的日子装订成册,留下历史的篇章。 当漫天的节日烟花飞舞,当春天的钟声敲响,当春风舞动她的身姿,一个曼妙的季节正...

    王文咏 发表于 2020-10-15
  • 老屋承载的重量

    好像就眨了一下眼,我家这座老屋不小心就到了不惑之年。40年的光阴流水一般从屋顶泄下来,那些老墙壁就沟壑交错了。只有屋旁那棵碗口粗细的千丈树,每年都会履行一圈年轮,静静地和母亲独自辨析这几间沧桑的暗影。 母亲一直宝贝着这3间瓦房。40年的呼吸,把...

    高炯森 发表于 2020-10-14
  • 远意

    人心里有远意才好。 像观古画,远远看着就好,近了就看不清了。 那远意,是带是秋水意味的冷清了,是倪瓒笔下的枯树,是八大山人的冷墨,是徐渭的不相信。 不必走得太近。太痴缠、太纠缠或者太过亲密都是一场灾难。适当的距离,保持独立的空间,这样的空气适...

    雪小禅 发表于 2020-10-07
  • 辈分

    村庄,是和土地难以割舍的农人相依集聚的家园,辈分则是维系乡村情感秩序柔韧的纽带。 乡村具有家族史的,大都有着自己繁衍生息相传承的家谱,人们长幼有序,论资排辈,每一辈的人都定格在一个具有寓意的汉字里。如我们村王姓的文、明、发、自、源、兴、甲、...

    王星超 发表于 2020-10-03
  • 乡村月令

    正月里,正月正。外出的人像候鸟一样纷纷归来,聚在一个叫做家的地方,拉扯家常,把酒言欢。灯笼、年画、对联烘托出一派欢乐祥和的景象。忙碌的女主人用她独有的操作方法指挥着锅碗瓢盆和鸡鸭鱼肉,片刻,宴席拉开了序幕,一杯杯美酒敬向长辈。过了大年初五...

    黄平安 发表于 2020-09-23
  • 细品冬月别有味儿

    一进入冬季,日子冷了又冷,白天短了再短。从西伯利亚千里迢迢而来的西北风,日益狂劲,不仅让虫儿早早钻进泥土开始冬眠,就连野草也已经将身子缩进了大地,只留下光秃秃的树木驻守在天地间。褪去的是怯弱,坚守的是刚强,虽然有些羸弱,但大地总有自己的筋...

    秦延安 发表于 2020-09-18
  • 岁月如歌,让生命静美如秋

    端坐在九月的门槛,初秋的阳光,静美旖旎,从河面上射来的暖暖波光,映透着秋叶的微黄,同时也把人的心映醉。那树梢尖上飘落下来的片片秋叶,随着阵阵秋风在轻轻的曼舞,宛如金色的雪花装点着美丽的秋。踏着满地金黄的落叶,沐浴着清爽的秋风,听小溪涓涓流...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9-07
  • 故乡初夏时

    春夏之交,横断山脉腹地、青藏高原边缘的丹巴峡谷中已是热浪滚滚来袭,清晨,满山的雾气笼罩在山顶,夜幕低垂时,雨点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飘落下来,湿润了大地,染绿了山川,朗润了溪流。就在这夏至,故乡这个高原峡谷中的小村寨,虽然百花凋零,布谷鸟声已...

    杨全富 发表于 2020-09-06
  • 村庄的风景

    人到中年,开始恋旧,回家修缮起老屋,把原本弃之不用的老屋修缮一新,以备在城里住腻之后回去小...

    陈帮德 发表于 2020-09-04
  • 花间鸟影

    冬天,天总是灰蒙蒙的,夹杂着逼人的寒气。人似乎也要冬眠了,蛰伏在密封的房间里,昏昏沉沉。 窗外,有一棵茂密的小叶榕树,一年四季地绿着。冷冷的冬天,它也是寂寂地站着。 睡梦之中,叽叽喳喳,有几声熟悉清脆的鸣叫传人耳中,温馨悦耳。在冬天里,常常...

    莫景春 发表于 2020-09-01
  • 听雪寻梅

    一场大雪,封了门径,寒了窗棂,却暖开我心中一树梅花。 我站在窗前向外望,一切喧嚣和纷乱都沉寂于茫茫的空白之中,那么宁静。只有雪,轻轻地,从灵魂高处飘下。仔细聆听,雪落的声音,如诗歌在行走,如冰花在吟唱。 北国的冬季,听雪是很美的享受。在雪天...

    灵魂鸟 发表于 2020-08-24
  • 雪的记忆

    久违的降雪,吸引着欢呼雀跃的人们,孩子们呼朋唤友,堆雪人、打雪仗,好不快活。喧嚣的场面,唤醒我对雪的深深记忆。 记得那年盖房子,正当运木料的时候,老天却猛猛地来了一场大雪,使我们一家人措手不及。因为开工在即,檩条和大梁都没有运回,还在四五公...

    张文杰 发表于 2020-08-24
  • 一盆吊兰

    我家在郊区,大自然的花花草草年年放开享受着,也就没有想起自己养花。这两年,走到谁家,都会看到几盆花,好像忽然之间,所有人都变得爱养花了。 我知道,养花不仅能美化环境,更能净化空气,陶冶性情。想一想,屋子里忽然多出那么一盆绿油油的植物,让人每...

    姜林齐 发表于 2020-08-22
  • 飘香枣花馍

    中秋节,家乡有蒸花馍、做枣糕的习俗。 不知何时,爸成了盘面的能手。头晚发上的面,到了第二天,爸会观察气泡的大...

    黄丁香 发表于 2020-08-17
  • 玉米生香

    玉米,这漂洋过海的舶来品,一经落地生根,就表现出特有的风貌。在千姿百态、丰富多彩的各类作物中,它茎叶繁茂,苍翠挺拔,风格别具,在农事的画卷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玉米在家乡种植非常广泛。六月间,小麦刚收过,大田里的男女老少,顶着热辣辣的太...

    陈重阳 发表于 2020-08-05
  • 永远的乡愁

    那年,母亲送她十九岁的儿子参军。那天,她携大姐掺挤在蜂拥的人潮里,锣鼓喧天鞭炮炸鸣的那一刻,她愈加的激动,奋力在人群中钻扒空隙,寻找我胸前的红花。她终于在繁乱中与我接上视线,此刻,她慌忙地揉着泪眼,焦灼地呼喊着我的小名,一万份的不舍!军车...

    文泽鹏 发表于 2020-07-30
  • 门掩黄昏后

    乡村的黄昏,来得慢。如果你此时正在乡村的院子里闲坐,心足够静,静到能听到一只小虫在角落里低若无声地吟唱,你就能感觉到,有一只大鸟正驮着黄昏从西边缓缓飞来如电影里的慢动作,翅膀载着的余晖,一路洒落下来;如果你对色彩特别敏感,就会感觉黄昏如一...

    曹春雷 发表于 2020-07-28
  • 窗外的桐树林

    很幸运,窗外有片桐树林。 这片树林,有百余棵泡桐。建房时,它们刚被栽种在这里,只有胳膊粗细就做了我的邻居。 如今,每一棵泡桐都有一搂多粗了,且高出房屋许多,以至于站在窗前,看着它们茂密的枝叶,我仿佛置身于林间的鸟巢里。 树林里有很多喜鹊,它们...

    王玉红 发表于 2020-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