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散文摘抄等栏目,欢迎欣赏。

  • 时光匆匆,回首,又是一年岁末时

    还来不及说太过匆匆,墙上的挂历就被悄无声息地撕到了最后的几页,旧的岁月就要转瞬即逝,成为无法重来的过去。轻叩心扉,重温旧日情怀,感慨良多。这一年里,有得有失,有舍有弃,有聚有散,有笑有哭,有省有悟。岁月,赠予了我们不少的忧伤与欢喜,同时也...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2-29
  • 山中书

    一 我们踏上一条鹅卵石铺砌的崎岖小路,小路一旁盛开着紫色的杜鹃,猕猴桃花散发出淡淡的幽香,花叶轻拂行人的头顶。远处山坡上的桃树已经缀满指头大的青果。 满眼都是高低起伏的翠色,闭上眼睛也能闻到空气中绿的气息。在这里,连噪音都是寂静的,触目可见...

    兰若 发表于 2020-12-29
  • 书香鸟儿

    今年的春天和夏天要比往年来得晚些,我仔细地观察过草木抽枝开花的过程,在时令上确实算是晚了很久。 在我上课的教室外面有一棵古樟树,应该是香樟,我已经陪伴它经过了二十多年。年纪轻轻的时候,我用它被风刮下的枯枝生过火,燃烧的时候有一种闻嗅着很舒服...

    王勇 发表于 2020-12-26
  • 家乡的味道

    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打下了乡下人的烙印,至今身上难免残留着一些泥土味儿。难怪同事老是说我:你这人真土得掉渣啦!我却毫不介意,反倒自豪。 其实,乡村有着别具风格的味道。乡下的山之味道,就清幽幽的,让人舒服;乡下的水之味道,就甜淡淡的,叫人可口...

    唐胜一 发表于 2020-12-25
  • 故乡秋韵

    喜悦。借着一缕秋阳,我仿佛可以窥见一滴汗珠从父亲的脸颊流下,再滴落到土地上的全过程。父亲每一滴汗水浸润这片土地,同时也浇灌着我的心田。与众多的水稻站在一起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是父亲一手种下的希望。每到秋天,水稻们以饱满的谷粒向父亲感恩,而...

    李世昌 发表于 2020-12-25
  • 阳台逍遥

    在自家阳台,沏一杯清茶,躺一把可以将身体放倒取舒适样态的椅子,大抵是一种逍遥。 那时妻子与儿不在,一个家就只有墙上时钟走动的声音。高居楼上是将尘世的纷繁扔下不管的作法,现在我当然也就不去想地下发生的事了。久待书房突然地想到一个敞开的境地里去...

    李凤林 发表于 2020-12-24
  • 紫茉莉

    初识紫茉莉,纯属偶然。一日晚9点下乡采访回家途中,被樱桃树下一片绿叶中镶嵌的五彩缤纷的长柄喇叭花所折服。借着小区微弱的路灯光线,打开相机拍下这精彩瞬间。心想:明天上午阳光明媚时再来一览芳容,可事与愿违,次日上班再去拍照时,却发现绿叶依旧,花...

    华丽转身 发表于 2020-12-17
  • 等待红梅开

    在所有的花里,我最喜欢的还是梅花。小小的花蕊,细细的枝叶,却能孕育出周身的芬芳。梅花劲枝横斜,花蕊吐香,袭人而来,令人心醉。即使是生长在墙角的花,身居一隅,也能把它清雅的秀色,宜人的清香,献给这孤寂的寒冬。卢梅坡先生说得好:梅须逊雪三分白...

    乐华丽 发表于 2020-12-16
  • 久违的瑞雪

    一 很久没有下雪了,尤其是铺天盖地的瑞雪。而不经意间的一个深夜,却纷纷扬扬地下起一场大雪。 早上起身一看,小区内外银装素裹,所有的楼顶房脊,所有的树木花草,所有的路面汽车都是白雪盖顶,仿佛童话世界,小区的广场竟有少年堆雪人、捏雪球、打雪仗。...

    夏牧 发表于 2020-12-14
  • 春日时光

    在我少年时光的记忆里,有一片温暖的春日时光,这里有花开的色和香,有雨后的春笋,有味道特别的艾糍春日时光既是绚丽多姿的,又是有声有色的,而且还是有滋有味的。 家乡在三十多年前,季节的变化相当明显,冬季冷,夏天热,春暖秋凉。春天暖和的阳光,让一...

    冯瑶 发表于 2020-12-12
  • 倾听岁月走过的声音

    岁月如风,如风一样的轻盈,亦如风一样的缥缈,携带着我们从春走到夏,从秋走到冬,仿佛置身一瞬间的功夫,时光就增加了新的一道年轮。恍站在新旧交替的时光窗口,倾听岁月走过的声音,感慨着时光走的是如此匆匆,而我们就像是被风推着一样向前走行。这一路...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2-10
  • 星空

    初秋的傍晚,我坐在书房里,欣赏着一幅题为星空的画。画面天海相连,浩瀚无际。昊天之上,星月交辉,鱼伴鸟飞;沧海之下,波涛相涌,鸟随鱼游。这神奇的画面和无边的想象力,勾起了我的回忆。 儿时的星空,如童话般美丽。石盘样大的月光挂在村头的枇杷树上,...

    刘林曦 发表于 2020-12-09
  • 浅秋

    早上,从窗口望出去,就看到铃铛般的树叶们,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不过,叶子就是叶子,是没有可能叮当作响的,风吹来的时候,摇出一片沙沙声。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现你的,躲藏在密叶间的一朵黄。我住在这老屋的六楼,刚好与树梢平行,从这个角度看你的脸,...

    许永礼 发表于 2020-12-07
  • 古树忧思

    前几天下乡,在山上发现一颗古树,粗大无比,树冠遮天。我们几人围在古树周围左摸右看,前后拍照,不停赞叹。有人问,树龄大概几百年了吧?主人说,一千多年了。又有人问,这是一棵什么树呢?主人说,是岩桑树。 主人不仅好客,而且健谈。他招呼我们到屋里坐...

    赵攀强 发表于 2020-12-05
  • 最美的风景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到处欣欣然。与好友相约,周末去公园中寻找春天的美景。 一株株怒放的迎春花,用它娇俏的脸庞迎接着我们;高雅绽放的玉兰花,亭亭玉立的身姿婀娜在风中;河岸边一棵棵垂柳,萌芽吐绿,摇曳着自己长长的秀发;两只白鹭惬意地翱翔在天空;...

    夏凡 发表于 2020-12-04
  • 忆翻火

    母亲头上裹着毛巾,有点褪色,花色还在,昏暗的电灯泡,十五瓦的昏暗,依稀可见毛巾的花花绿绿。母亲是随意扎上去的,搁青丝上一卷,便裹上了。我脑海里,母亲翻火,还是一缕秀发,纯黑,不见一丝白,不比现在,纯白,不见一丝黑。母亲裹着头巾,江南女恍然...

    刘诚龙 发表于 2020-12-01
  • 安然走进冬,愿今冬装着满满的欢喜

    转身,秋已成了故事,回眸,冬成了眼前的风景,冬,宛如久别的故人,舞着寒风,赶来赴一场季节的约会。小雪一过,真正拉开了冬天的序幕,极目尽处,便会看到天更高,地更阔,山峦愈发挺拔明朗,树木更加简明清澈,房屋更加庄严静穆,河流愈发宁静淡泊大自然...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1-27
  • 桑葚情长

    那个时候的乡下,贫穷单纯,散发着泥土的气息,哪有什么水果呢?泥土上的桃子不红,李子又不熟。是桑葚啊,一树一树紫红的桑葚,泥土之上腾起的最可爱的甜蜜精灵,便成了最亲切的思念。 乡野庭院,林间塘前,无论哪里,都少不了它甜蜜的身影。当春天来的时候...

    耿艳菊 发表于 2020-11-24
  • 夏之合欢

    夏天,是由池塘边的合欢请来的。 夏至,抬眼望去,池塘两边的合欢花开得正盛。粉红色的合欢花在枝头闹着,树头高嵩不平,像巨大的花束立在那里。绿叶的中间点缀着浅色的花瓣,凌乱的枝桠上,红的花绿的叶,纵横交错,每一朵花儿距离不同,却错落有致,一致的...

    刘芳 发表于 2020-11-20
  • 风筝仙女

    我们的楼房前边是一大片农民的菜地。凭窗而立,眼前地阔天高,又有粪味儿、水味儿和土腥味儿相伴。在正月里,当粪肥在地边刚刚备足,菜地仍显空旷,而头顶的风已经变暖的时候,便有人在这里放风筝了。放风筝的不光有我们这些附近的居民,还有专门骑着自行车...

    铁凝 发表于 2020-11-18
  • 那夜,雪如银

    又下雪了。地上仿佛上了一层薄霜。坐在屋里,看着路灯下一片惨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寒意。今夜,故乡有没有下雪,母亲有没有穿上我给她寄去的羽绒服呢。我拨打了那个熟稔于心的号码,但是只有冷冰冰的自动回复对方手机已关机,请稍后再拨。雪夜,也是这样的...

    东至章中林 发表于 2020-11-15
  • 舌尖上的冬天

    相比于春夏秋,冬季似乎是季节版图上食物资源最贫瘠的一个孤岛。当然,这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 可对于蟒蛇河畔的一群水乡少年来说,冬天的舌尖上并不会因为气候的严寒而寡味。相反,或许因为食物的稀缺,那娇嫩的味蕾显得比平常更为敏感,总是驱使着、引领着...

    孙成栋 发表于 2020-11-14
  • 枇杷花开

    暖冬的午后,散步经过楼下的小花园时,忽然飘来一股淡淡清香。 这清香,不是北方冬日的固有味道。时近冬至,在北方,很多树木的叶子已枯黄飘落,会是什么香呢?不由自主地,放慢匆匆的脚步,转眼一看,原来是枇杷花开了。 这小小花园,有四五株枇杷树。它们...

    任崇喜 发表于 2020-11-13
  • 柿挂枝头,沟坡点点醉染秋

    已是深秋时节,呈入人们眼帘的竟然是一个色彩斑斓的精彩世界,天地之间,大地万物,犹如打翻了一个调色盘一般,或红、或绿、或黄,空中、枝头、地上;也如同凝固了秋之曲的音符,那动听的吟唱声只能品味在心头。然而,在这绚烂多彩的季节里,最美的景致还是...

    春泥 发表于 2020-11-11
  • 春雨潇潇

    四季的雨中,唯春雨最让人爱。夏天的雨过于暴躁,动辄就疾风骤雨,常常让江河泛滥;秋天的雨呢,似闺中怨妇,眼泪总是绵绵不断,秋风秋雨愁煞人;而冬天的雨过于凄冷,让人有刺骨的寒意。 只有春雨,是正值二八芳龄的姑娘,文文静静,悄悄地来,悄悄地去,让...

    曹春雷 发表于 2020-11-10
  • 秋叶红,秋叶黄

    谷物成熟,果实成熟,叶片也成熟了。 村口的那棵大枫树是满树满树的红,从家门口望过去,仿佛一片火烧云升起来了,山坡的槭树、栎树、椿树红艳艳的随意点染,小学校操场边的那棵银杏树哟,金黄的小扇子,飘扬而落,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孩子们追着捡来做书签...

    罗瑞花 发表于 2020-11-09
  • 握别一季秋,安然走进冬

    霜降过后,瘦秋仟仟,还来不及叹息,来不及怀念,冬的身影就悠悠然然的跃入了眼帘。11月7日立冬,立,建始也,表示冬季自此开始,冬是终了的意思,有农作物收割后要收藏起来的含意,我国把立冬就作为冬季的正式开始。每当与秋天回首告别,秋色隐去,冬意开始...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1-07
  • 挥手与秋告别

    一缕清风吹起了季节的温柔,将光阴里所有的故事席卷起偷偷的埋藏在心底;一场细雨犹如时光的线条急促的坠落,弥漫中伴随着一丝丝寒凉的气息。片片黄叶落下,点点寒霜铺地,吟唱着独特的歌谣,诉说着各自的故事。当秋浓到了极致,冬的脚步就伴随着秋的尾声悄...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11-06
  • 乡村夜景

    弹指一挥间,我退休居住在乡下老家已逾7年了,从当初的水土不服到如今的难分难舍,感悟颇多。 打有记忆起,没有星辰的乡下夜晚,总伴随着纯粹的黑暗和枯燥,我甚至连出大门都心有余悸,渴盼有灯为乐。读清人查慎行的诗《舟夜书所见》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莹...

    杨祥生 发表于 2020-11-06
  • 秋雨山中

    几乎成了一个习惯,这几年来,每逢遭遇一场大喧嚣大热闹之后,我总要到附近的那座小山上走一走,让山中的静谧冲涤一下浮躁的大脑,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安下心来做事情。 昨晚参加了一个活动,婚礼似的场面,伴着分贝极高的音乐和歌声。回到家中,一宿难眠,那...

    陶安黎 发表于 2020-11-05